3月1日讯:2月28日上午9点半时许,国内著名足球解说评论员董路在微博上宣布,和乐视控股的合同已经到期,并且不再续约。巧合的是,就在同一日,亚足联在其官网正式宣布,与乐视体育解除为期四年的转播权合同。随后,乐视体育也发布公告承认自己失去了版权。这似乎预示着乐视体育的资金压力可能已超出外界预计,如何快速缓解资金压力是摆在乐视体育发展面前的一大难题。

2月28日早间,有消息称乐视体育因违约合同欠款,可能被剥夺亚足联赛事转播权。当天中午左右,亚足联发表声明称,解除与乐视体育的赛事转播权,将向体奥动力出售旗下所有赛事转播权,转播2017年~2020年期间的商业比赛。乐视体育对此表示遗憾,并称将对会员进行补偿。

2015年10月,乐视体育以1.1亿美元高价买下亚足联旗下赛事资源,此后分别于今年1月底和本周两次错过1亿美元的还款期限,甚至可能遭到亚足联起诉。

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一个问题——没钱。受到资金链短缺影响,乐视最近的还款记录越来越差,乐视资金链吃紧已经让公司的发展举步维艰。

失去亚冠版权对乐视的打击是灾难性的,尤其是在各家媒体公司都在激烈争夺从英超到中超的稀缺赛事资源版权的时代。去年11月,PPTV与英超签订一份价值50亿美元的三年转播协议,这比新英体育在2012年10亿元买下的2013年至2019年的六年协议折算后高出十多倍。2015年8月,PPTV还与西甲联盟签署18亿元人民币协议,拿下2015~2020年西甲中国区独家全媒体版权。

乐视与亚足联合作终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乐视体育资金压力就一直存在。去年下半年,乐视与国安联姻不足半年分手,乐视方面表示,与国安方面在核心条款上未能达成一致,最终双方无法继续在股权方面的合作,国安方面则暗示因乐视资金问题才导致分手。

2016年底,乐视体育被传出大幅裁员一事,乐视体育方面予以否认,并表示,公司完成新的组织变革和人事调整,将原有的媒体内容、赛事运营、智能硬件和互联网应用四大业务模块变革为三大事业群。但同时指出,公司年底考核会严格采取末位淘汰制。

此外,乐视体育去年曾以27亿元拿下中超联赛两个赛季的独家新媒体版权,日前又有消息显示,因资金的原因,该版权在今年可能发生新的变化。

谈及乐视体育资金问题,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则认为,资金压力是乐视体育内容在短期内迅速崛起下的必然结果。过去几年中,乐视体育算得上是体育产业最壕的买家之一。

在香港地区,乐视体育以高于2亿欧元的价格拿下2016-2019年英超赛事版权。在内地,与ATP签下的五年新媒体转播合同每年需支付2000万美元,1.1亿元拿下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3亿元收购章鱼TV、1亿元冠名国安足球队、27亿元拿下中超新媒体版权。这些赛事版权往往合作周期都是数年,需要定期支付版权费用,乐视体育想要维持这些赛事,每年都需要支付很多版权费用。

但相比高额版权费用,乐视体育的营收却并未形成对等关系。自身盈利方面,据乐视体育去年底数据显示,乐视体育会员自4月推出以来,总会员数突破300万,但会员增长方式主要是买会员送电视、送手机,真正会员收费其实入账并不多。今年乐视“9·19”乐迷电商节期间,全生态销售额49.7亿元,但是体育会员续费额仅510万元,体育智能硬件与体育周边只贡献了2000万元、190万元的销售额,与其他手机、电视业务营收差距较大。

乐视网(300104.SZ)2月27日发布年度业绩快报,公司去年总营收约218.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7.6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33.6%。

但更值得关注的是,乐视网去年营业利润仅为约4479万,同比减少35.48%;利润总额仅约4019万元,同比减少45.81%。

对于利润总额和营业利润的下降,乐视公告称:公司业务范围增加,新业务处于成长期造成利润总额下降。因前期超级电视主要以高配置、高性能、极致体验、颠覆价格快速获用户的原因,以及公司快速发展带来的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等上升,使得公司营业利润同比降低。

12月11日下午,贾跃亭接受媒体专访。对于乐视资金链危机的解决进展,贾…